【岛读】大清咋又当了冤大头?

1856年,清咸丰六年。太平天国的那些“长毛们”正闹得清廷上下人心惶惶,可是恰恰在此时,洋人们也不甘寂寞,第二次鸦片战争的战火骤起。在“攘外”与“安内”间疲于应付的清政府,只能叫苦不迭。要说这时在北京最焦头烂额的,非恭亲王奕訢莫属。又是要全权负责对洋人的谈判,又是要时刻关注着太平军的状况,奕訢的心里也是别有一番